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

郭永琴

郭永琴. 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34(1): 128-132. doi: 1003-0964(2014)01-0128-05
引用本文: 郭永琴. 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34(1): 128-132. doi: 1003-0964(2014)01-0128-05

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

doi: 1003-0964(2014)01-0128-05
详细信息
  • 中图分类号: K22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92
  • HTML全文浏览量:  1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3-11-28
  • 刊出日期:  2014-01-10

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

doi: 1003-0964(2014)01-0128-05
    作者简介:

    郭永琴( 1981-) ,女,山西阳泉人,助理研究员,历史学硕士,从事中国先秦史研究。

  • 中图分类号: K225

摘要: 战国时期的著作中对仇由国君受智伯大钟而亡国的记载颇丰,仇由国君因此也被作为贪图享逸的典型而备受责难。然而从仇由国当时所处的社会环境来看,则会发现其受钟有一定的合理性。春秋中晚期,戎狄族与华夏族经过数百年的相互交流,礼乐器乃国之重宝的观念已固化在戎狄统治者的头脑中。而仇由国深居晋东山地,境内战争相对较少,国家安定,人民乐业。兼之晋国实行戎索和和戎政策有年,仇由国君对晋文化颇为向往。而宫廷向来是社会时尚的引领者,在以娱乐为主要功能的乐文化鼎盛时期,仇犹国君亦不能例外。且乐器大钟在当时是实用器,实际价值颇高。故而,迎取一套大钟不仅可以满足仇由国君引领时尚和巩固权威的心理,而且可以获得一笔价值不菲的财富

English Abstract

郭永琴. 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34(1): 128-132. doi: 1003-0964(2014)01-0128-05
引用本文: 郭永琴. 仇由国君接受智伯大钟原因探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 34(1): 128-132. doi: 1003-0964(2014)01-0128-05
参考文献 (2)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

    本系统由 北京仁和汇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开发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