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雄薄赋辨

马夏民

马夏民. 扬雄薄赋辨[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6, 6(2): 73-76. doi: 1003-0964(1986)02-0073-04
引用本文: 马夏民. 扬雄薄赋辨[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6, 6(2): 73-76. doi: 1003-0964(1986)02-0073-04

扬雄薄赋辨

doi: 1003-0964(1986)02-0073-0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79
  • HTML全文浏览量:  4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1900-01-01
  • 刊出日期:  1986-03-10

扬雄薄赋辨

doi: 1003-0964(1986)02-0073-04

摘要: 汉代大赋家扬雄早年极好辞赋,晚年著述《法言》中却认为辞赋是“童子雕虫篆刻”,并声明自己“壮夫不为”。扬雄为什么鄙薄辞赋为“雕虫篆刻”,“壮夫不为”了呢?后世人一般认为,扬雄是因认识到辞赋无补于规谏,失去了讽谕之义。如刘勰的《文心雕龙·诠赋》中讲,辞赋“无贵风轨,莫益劝戒,此扬雄所以追悔于‘雕虫’,贻诮于‘雾豰’者

English Abstract

马夏民. 扬雄薄赋辨[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6, 6(2): 73-76. doi: 1003-0964(1986)02-0073-04
引用本文: 马夏民. 扬雄薄赋辨[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6, 6(2): 73-76. doi: 1003-0964(1986)02-0073-0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

    本系统由 北京仁和汇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开发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