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记》新义析

刘夫元

刘夫元. 《学记》新义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1, 1(1): 22-27. doi: 1003-0964(1981)01-0022-06
引用本文: 刘夫元. 《学记》新义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1, 1(1): 22-27. doi: 1003-0964(1981)01-0022-06

《学记》新义析

doi: 1003-0964(1981)01-0022-06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07
  • HTML全文浏览量:  6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1900-01-01
  • 刊出日期:  1981-01-10

《学记》新义析

doi: 1003-0964(1981)01-0022-06

摘要: 十七世纪英国大思想家培根,将影响世界三项根本发明,归结为印刷术、火药和罗盘.但到培根逝世时,他还未认识到这三大发明全部都是中国人的成就.为什么中国古代有光辉灿烂的科学成就?英国一位作家写了一本《中国科学史》,已出十册,还有十册,堪称中国科学史巨著.他认为在古代的中国封建制和官僚制是庞大而有力的.这大有助于中国的古代发明.他举个例子说,在十八世纪时,中国曾进行一次日影的量度实验,这个大规模的实验占地近三千平方米.这在西方的城邦制度下,是根本没有力量办到的.

English Abstract

刘夫元. 《学记》新义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1, 1(1): 22-27. doi: 1003-0964(1981)01-0022-06
引用本文: 刘夫元. 《学记》新义析[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1, 1(1): 22-27. doi: 1003-0964(1981)01-0022-06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

    本系统由 北京仁和汇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开发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