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对康德启蒙理性批判的现实超越

王伞伞

引用本文: 王伞伞. 马克思对康德启蒙理性批判的现实超越[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 39(3): 1-5,14.   doi: 10.3969/j.issn.1003-0964.2019.03.001 shu
Citation:  WANG SansanMarx's Realistic Transcendence of Kant's Rational Criticism of Enlightenment[J]. The journal of xinyang normal university (philosophy and social science edition), 2019, 39(3): 1-5,14.   doi: 10.3969/j.issn.1003-0964.2019.03.001 shu

马克思对康德启蒙理性批判的现实超越

    作者简介: 王伞伞(1988—),女,河南临颍人,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哲学基础理论。;
  • 基金项目: 辽宁省社科基金项目(L17CZX002);辽宁省社科基金青年项目(L18CZX001)

  • 中图分类号: B017

摘要: 启蒙运动自诞生之日起,就向人类昭示了其理性之内核,理性被置于崇高的地位。然而,在努力追求理性至上和自由的过程中,康德却提出了“什么是启蒙运动”的元问题,这无异于给沉醉于理性之中的人们带来了别样的风景。康德通过对理性的审慎反思以及对理性的批判厘清了人类理性的界限,并指出了人类理性的有限性,它不能超越经验和现象界达到对超验世界的关照。马克思则认为,自启蒙运动以来,人们力求达到的理性自由只是停留于观念上的自由,康德对于理性的批判并未触及现实社会的根基,康德只是在认识论上对人类的理性进行了限制。马克思立足于人类理性的有限性,把对理性的批判转向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批判,其实践哲学实现了对理性批判范式的转变。

English

    1. [1]

      卡尔·贝克尔.18世纪哲学家的天城[M].何兆武,译. 上海: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1.

    2. [2]

      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M]. 何兆武,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7.

    3. [3]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M]. 邓晓芒,杨祖陶,译.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4. [4]

      叶秀山.启蒙与自由——叶秀山论康德[M]. 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

    5. [5]

      俞吾金.马克思对康德哲学革命的扬弃[J].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1):28-34.

    6. [6]

      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7. [7]

      汤姆·洛克曼.马克思主义之后的马克思[M].杨学功,徐素华,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8.

    8. [8]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9. [9]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10. [10]

      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1. [1]

      徐化影 . 康德“哲学的耻辱”之问与马克思哲学之解——对马克思哲学观的再认识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 31(6): 35-39. doi: 1003-0964(2011)06-0035-05

    2. [2]

      程鹏宇叶建 . 马克思主义启蒙观的内涵及其当代启示.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 38(6): 1-4. doi: 10.3969/j.issn.1003-0964.2018.06.001

    3. [3]

      张冉 . 马克思人的本质理论的实践阐释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7, 27(2): 27-29. doi: 1003-0964(2007)02-0027-03

    4. [4]

      周玉辉 . 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完成的哲学史上的革命变革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9, 19(3): 25-28. doi: 1003-0964(1999)03-0025-04

    5. [5]

      李虎林 . 学生自由的含义及其实然判断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 24(1): 67-70. doi: 1003-0964(2004)01-0067-04

    6. [6]

      孙 民 . 理解中国道路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向度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 38(3): 1-6. doi: 1003-0964(2018)03-0001-06

    7. [7]

      朱菊生 . “无支配”共和理论评析——一种关于自由与政府的共和理论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 28(2): 15-18. doi: 1003-0964(2008)02-0015-04

    8. [8]

      原小能 . 马克思的产业组织理论及其应用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 24(1): 28-31. doi: 1003-0964(2004)01-0028-04

    9. [9]

      汪盛玉 . 当代视野的马克思公正思想及其启示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8, 28(5): 20-24. doi: 1003-0964(2008)05-0020-05

    10. [10]

      丁少锋 . 论马克思的批判精神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3, 23(2): 14-16. doi: 1003-0964(2003)02-0014-03

    11. [11]

      朱述超 . 福柯与马克思关系研究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1, 31(1): 14-18. doi: 1003-0964(2011)01-0014-05

    12. [12]

      赵志强 . 马克思循环经济思想及当代价值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 38(1): 9-13. doi: 1003-0964(2018)01-0009-05

    13. [13]

      杨曦 . 以人为本:马克思的回答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 26(2): 34-37. doi: 1003-0964(2006)02-0034-04

    14. [14]

      张允金 . 马克思个人所有制理论对我国所有制改革的启示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1, 21(2): 10-15. doi: 1003-0964(2001)02-0010-06

    15. [15]

      王全峰 . 试论实践的趋利性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 22(5): 9-12. doi: 1003-0964(2002)05-0009-04

    16. [16]

      耿劲松 . 信奉者、批判者、超越者——马克思现代性思想的三位一体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 26(5): 5-8. doi: 1003-0964(2006)05-0005-04

    17. [17]

      程雪婷 . 赖希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理论的“补充”——基于阿尔都塞症候式阅读法的视域.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 39(3): 6-9. doi: 10.3969/j.issn.1003-0964.2019.03.002

    18. [18]

      夏维奇 . 浅析张闻天的反腐倡廉思想与实践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 22(5): 117-120. doi: 1003-0964(2002)05-0117-04

    19. [19]

      陈骏程张其凡 . 论宋初皇帝的法制思想与实践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5, 25(1): 116-120. doi: 1003-0964(2005)01-0116-05

    20. [20]

      李春生 . 马克思异化劳动概念的方法论特征简论 .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29(2): 8-12. doi: 1003-0964(2009)02-0008-05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54
  • PDF下载量:  17
  • 引证文献数: 0
文章相关
  • 收稿日期:  2019-02-15
通讯作者: 陈斌, bchen63@163.com
  • 1. 

    沈阳化工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沈阳 110142

  1. 本站搜索
  2. 百度学术搜索
  3. 万方数据库搜索
  4. CNKI搜索

马克思对康德启蒙理性批判的现实超越

    作者简介:王伞伞(1988—),女,河南临颍人,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哲学基础理论。
  • 辽宁大学 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辽宁 沈阳 110036
基金项目:  辽宁省社科基金项目(L17CZX002);辽宁省社科基金青年项目(L18CZX001)

摘要: 启蒙运动自诞生之日起,就向人类昭示了其理性之内核,理性被置于崇高的地位。然而,在努力追求理性至上和自由的过程中,康德却提出了“什么是启蒙运动”的元问题,这无异于给沉醉于理性之中的人们带来了别样的风景。康德通过对理性的审慎反思以及对理性的批判厘清了人类理性的界限,并指出了人类理性的有限性,它不能超越经验和现象界达到对超验世界的关照。马克思则认为,自启蒙运动以来,人们力求达到的理性自由只是停留于观念上的自由,康德对于理性的批判并未触及现实社会的根基,康德只是在认识论上对人类的理性进行了限制。马克思立足于人类理性的有限性,把对理性的批判转向对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的批判,其实践哲学实现了对理性批判范式的转变。

English Abstract

    全文HTML

参考文献 (10) 相关文章 (20)

目录

/

返回文章

本系统由 北京仁和汇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开发 技术支持: info@rhhz.net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