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杨东平.教育蓝皮书: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
[2] 冯铁山.卓越教师培养的"本"与"道"[J].教育科学研究,2018(7):74-79+86.
[3] 薛萍.卓越教师培养研究综述[J].吕梁学院学报,2016,6(3):76-78.
[4] 邓俊超.教师人格的现代解读[J].教学与职业,2014(17):86-87.
[5] 李长吉.论农村教师的地方性知识[J].教育研究,2012(6):80-85+96.
[6] 李美凤.TPCK:整合技术的教师专业知识新框架[J].黑龙江高教研究,2008(4):74-77.
[7] 刘鹂.教师教育者教学能力探析[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45(1):158-164.
[8] 王艳玲,苟顺明.教师成为"反思性实践者":北美教师教育界的争议与启示[J].外国中小学教育,2011(4):53-57+65.
[9] 陈威.教师教育"实践取向"的理论前提[J].黑龙江高教研究,2017(12):112-116.
[10] 吴黛舒.对教育理论与实践关系问题的本土反思[J].教育研究,2004(5):24-29.
[11] 郝德永.文化性的缺失——论课程的文化锁定现象[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2):77-83.
[12] 朱桂琴, 陈娜. 教师教育改革创新实验区支持下的"U-G-S"实践教学共同体建设[J].《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35(6):70-73.